战旗飘飘·英*连队的新时代风采丨寻找庞国兴

2022-05-13 19:26:21 文章来源:网络

来源:**军网-解放军报

庞国兴是谁?

这个名字,第77集团军某旅九连指导员张暕再熟悉不过。

60年前,在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中,该连四班副班长庞国兴和战友同大部队走散。他们决定组成临时战斗小组,由庞国兴指挥继续战斗。他们孤胆穿插,深入敌后7.5公里,夺下敌人2处炮阵地,缴获各类火炮7门。战后,庞国兴被上级记个人一等功,并被授予“机动灵活、孤胆作战战斗英**”荣誉称号,所在连队被命名为“庞国兴英**连”。

然而,一次对话让这个名字变得“陌生”起来。

一次,张暕给刚下连的新兵讲连史。一名新兵问:“指导员,庞国兴是如何成长为战斗英**的?”没想到,这个问题竟然把张暕问住了。作为“庞国兴英**连”第38任指导员,张暕对连史里关于庞国兴英**事迹的记载烂熟于心,但“庞国兴的更多成长故事确实很少关注,也没想到关注”。

“战斗英**是怎样炼成的?”那次尴尬的对话启发了张暕,“英**的事迹确实鼓舞人,但英**的成长经历或许更能感召身边的战友。”

“我们不能让英**成为‘**熟悉的陌生人’。”自此,一个念头在张暕心中萌发,并很快转化成行动——他发动连队战友利用业余时间走访档案馆、查询地方志、翻找旧书摊,“期待从历史记忆碎片中寻找到一个更具体生动的庞国兴”。

庞国兴新兵时期的训练成绩单,时任师机关宣传干事留下的采访记录本,刊有庞国兴稿件的旧报纸,庞国兴同乡的回忆……随着一件件关于庞国兴的史料文物被发现,一个生动、饱满、鲜活的英**形象,清晰地出现在张暕和战友们面前。

“相信我也能成为像庞国兴那样的英**!”前不**,一名新兵的发言,让张暕确信自己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——“走近英**,读懂英**,用英**的故事成就新的英**!”

寻找庞国兴

■刘**芳贾文鑫解放军报特约记者李佳豪

“庞国兴英**连”官兵组织狙击训练。

一个人,一座碑,一个选择

“‘庞国兴英**连’的连魂诞生在高原,我们绝不能把它丢在高原”

寻找庞国兴,是从一座墓碑开始的。

“咱县里出过英**,3个人打掉敌人2处炮阵地。这就是他的墓碑,娃儿们快给英**鞠躬。”来自陕西省子洲县的屈强**,从小就听过庞国兴的故事。这位二级上士清晰记得,每逢学校组织去烈士陵园祭扫活动,**都会向他们讲述庞国兴的战斗故事。

“你们是庞国兴的同乡,别给县里丢人。”长大后,屈强**和许多同乡选择报名参军。临行那天,县武装部的一名工作人员这样叮嘱他们。

连队提出寻找庞国兴,屈强**率先报了名。休假回家,屈强**带着战友们制作的花环、挽联,来到庞国兴的墓碑前,与战友们一起“云祭扫”,共同缅怀英**前辈。

得知屈强**来自庞国兴生前所在连队,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紧紧握住他的手,动情地讲述庞国兴的故事:“庞国兴出身贫苦,父亲被国民党部队抓了**丁,母亲哭瞎了双眼,还没犁耙高的他就这样成了地主家的佃户。县里解放后,家里分到田,他打心眼里念共产党的好。后来,部队来征兵,他想都没想就报了名……”

之后,这些故事被写进九连连史,成为官兵了解庞国兴成长的一扇窗。

前些年,九连所在旅接到命令,即将移防高原。带着战友嘱托,屈强**请假回了一趟家乡,把这个消息“告诉”庞国兴。

在庞国兴墓碑前,屈强**偶然结识了子洲县党史办的一名工作人员。他告诉屈强**,县志馆珍藏着一份庞国兴手写的日记,可以复印一份带回部队。

就这样,带着这份珍贵的史料,屈强**踏上千里移防的列车。

初上雪域高原,连队许多官兵出现了高原反应。一段时间后,屈强**身体有些吃不消,脑子里闪过到期退伍的想法。闲暇时间,他开始整理庞国兴的日记,看看英**当年是怎么想的。

“高原真苦,快走两步都会喘”“今天训练,我又因高原反应吐在训练场上”“马上要奔赴前线,我真担心回不去,就给母亲留下遗书”……

读罢庞国兴当年在临战前写下的字句,一个有血有肉的战士形象出现在屈强**眼前:原来英**也曾面临我们今天这样的考验,也曾有过这样或那样的担心。

日记整理完毕,屈强**陷入沉思:“如果当时庞国兴退缩了,是不是就成不了战斗英**?如果我坚持下去,是不是也能成为英**?”

几番思考,屈强**决定安心服役,干出一番事业。屈强**说:“阅读庞国兴日记的过程,就像是一次寻根发现之旅。我们的连魂诞生在高原,决不能把它丢在高原。”

庞国兴(左二)组成3人临时战斗小组。

一个班,一本书,一次转变

“即便没有‘战斗英**’庞国兴,也会出现‘劳动模范’庞国兴、‘优秀党员’庞国兴”

在九连官兵眼中,四班战友“很牛也很傲”。

“牛”有牛的资本,“傲”有傲的道理。作为庞国兴生前所在班,四班的训练成绩一直遥遥领先——训练大纲中明确很多课目的优秀分数线,常被四班战士当作**低**线。四班宿舍里,各类比武竞赛的冠军奖状,挂满了一面墙。

他们**喜欢在训练中与其他班一争高下。用班长郭孟的话说就是:“训练场上见高低,未来战场当英**。”

每次谈及此事,郭孟都会反复强调:“庞国兴是从**林弹雨中走出来的英**,作为英**传人,我们的劲也要用在练强打仗本领上。”

然而,有件事却是例外。对于寻找庞国兴这件事,四班战士表现出极大热情。

一次,郭孟在二手书交易**上检索时,一则信息让他眼前一亮:有人正在出售一本名为《**褪色的英**庞国兴》的书——据他了解,这本书是当年庞国兴因公牺牲后,原部队为缅怀英**而出版的人物传记,如今市面上难觅踪迹。

没有丝毫犹豫,郭孟当即买下了这本书。本以为能够从中了解更多有关庞国兴的战斗故事,没想到这本人物传记,有不少篇幅都在讲述庞国兴的平凡琐事——

“为了支援**建设,庞国兴所在连队来到高原开采石棉。他不顾高原反应,掘坑为屋、铺石为**,抡起工具就开始劳动,每天超额完成生产任务,月月被评为‘生产标兵’。”

“后来,庞国兴被安排去搞生产任务,连里其他战士一次**多抡锤100下,他每次抡够300下才休息,成为全连公认的‘打锤能手’。因为踏实肯干,庞国兴下连6个月就入了党,一年2次荣立三等功。”

“入党后的3年时间里,庞国兴先后调换过7个班。全连要上山劳动,五班体力差,他就被调去加强五班;农业生产需要人手,他又去了生产班;机**班没有党员,他又去那里当了代理班长……无论庞国兴去哪个班,哪个班的工作都能见到起色。”

这本书的**后一页,一位读者写下了这样一句话:“若非那场战争,庞国兴或许不会成为一名战斗英**。可是,即便没有‘战斗英**’庞国兴,相信也会出现‘劳动模范’庞国兴、‘优秀党员’庞国兴……”

这句话,如同一记重拳,**击在郭孟的心头:“原来,庞国兴把每项工作都干到极致。和前辈庞国兴相比,我们实在是太狭隘了。”

渐渐地,官兵们发现四班的战士变了——墙壁上悬挂的奖状足以说明一切:“党史知识竞赛**名”“建军节歌咏比赛冠军”……除了在军事训练中一如既往地屡获殊荣外,他们也开始在其他活动中处处争先。

不**前,旅里新建训练场,“庞国兴英**连”奉命平整场地。场地碎石层足有半米厚,大型机械派不上用场,他们就用土办法镐敲肩扛……说起那次施工,郭孟的话语里透着自豪,“我们班的石方清理量远高于其他班!”

前不**,旅里组织“强军故事会”演讲比赛,原本**格内向的四班藏族战士普化尖措,竟主动报了名。郭孟鼓励他说:“无论成绩如何,敢于挑战自己就是英**。”

“曾经,我无比渴望走向战场,认为只有炮火硝**才能够成就英**。如今,庞国兴的成长经历改变了我的想法。”站在演讲台上,普化尖措的一番话引来热烈掌声,“每一次学习、每一场比武、每一项任务,甚至每天的生活制度,都是英**成长的舞台。”

“庞国兴英**连”上等兵卯卫星(右一)为战友讲述战斗英**庞国兴的故事。月斓霖摄

一**人,一段史,一场战斗

“我们渴望延续英**传奇,但书写新的传奇需要过**的能力素质”

作为“庞国兴英**连”第41任连长,贾辉一直有个愿望:希望能够将庞国兴的整个战斗经过完整地还原出来,而非仅有一段概略**的描述。

“过去讲庞国兴的故事,大多偏重结果,譬如他歼敌多少人、缴获多少物资。而对于他是如何指挥、如何灵活战斗的,却没有详细记载。”说到这里,贾辉面露遗憾。

一次偶然机会,让事情出现了转机。

那年,贾辉以优秀连主官的身份前往院校参加培训。在学校图书馆,他偶然找到了一份关于那场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的资料汇编,里面详细记载了当时各级各类作战文书和军事地图。

这让贾辉如获至宝。经校方同意,他将这份资料复制后带回连队,成立起了“庞国兴战斗研讨组”,开始从打仗的角度重新审视英**的故事。

“过去,官兵们时常惊诧于庞国兴为何能够凭借三人之力,端掉敌人2处炮阵地。如今我们找到了答案。”说着,贾辉从电脑中调取出一份电子地图,一边比划一边给记者解释。

“庞国兴采取的战术思想,放在当下也并不过时。”讲到这里,贾辉情绪激动,“读懂这场战斗,就读懂了庞国兴‘孤胆歼敌的勇气从何而来’‘以**胜多的本领从何而来’‘机动灵活的战术从何而来’……”

受贾辉启发,九连官兵利用学习进修的机会,“海淘”关于这场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的文献资料。**终,在战友们的努力下,他们整理出了一本约10万字的史料汇编。随后,他们又根据这份资料,在地图上还原出了庞国兴临时战斗小组的整个作战过程。

“连队上下掀起了一场研战史、谋战法、练战术的热潮。”谈及此事,贾辉格外自豪。

去年夏天,一场班战术考核在高原某训练场展开。训练场上,五班班长李勇奉命率班在一处无名高地构建阵地,执行防御任务。

按照战斗想定,李勇的对手是蓝方部队一个步兵排。随着战斗陷入胶着,蓝方决定增加兵力,企图从李勇所在的防御阵地撕开一个口子。

面对数倍于己的“敌人”,李勇毫不犹豫地选择坚守阵地。他的理由很简单:“该防御阵地正面较窄、坡度较大,‘敌’视界、射界有限……”果然不出李勇所料,蓝方部队纵有兵力优势,却迟迟无法突破这处阵地,**终被前来支援的红方部队**围。

现场,一名考官对李勇的临机处置大为称赞:“一名普通战士,能有这样的战术判断不简单!”

“我们都是‘庞国兴英**连’的兵!”战后复盘,李勇的发言铿锵有力,“我们渴望延续英**传奇,但书写新的传奇需要过**的能力素质。”

这是一次例行的晚点名,连队官兵如同往常一样,在呼点“庞国兴”后集体答“到”。可这一次,李勇分明觉得那一声“庞国兴”,是在呼点自己。

“给自己一个读懂英**的机会”

■翟伟解放军报特约记者李佳豪

第77集团军某旅九连上等兵卯卫星一度认为自己很“菜”。

新兵训练期间,不少同班战友早已达到新兵训练**,开始向更高的目标冲击。然而,卯卫星的成绩登记册上,还是一个个“不合格”的标记。历次训练考核,他的成绩几乎次次垫底。

因为身体素质一般、基础底子薄,卯卫星在新兵连吃了不少苦头。在新兵结业考核中,他几乎是贴着**低**线勉强通过考核。

下连定岗时,卯卫星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分配到了“庞国兴英**连”——一支素以军事训练成绩过**著称的英**连队,这让卯卫星心情十分焦虑。

“像是一只落汤鸡被赶进了鹤**中。”有段时间,卯卫星感到能力素质差距太大,提出调换连队的申请。

一天**里,连长贾辉拿着一张“新兵训练成绩单”交给了卯卫星。成绩单上,“姓名”一栏被刻意遮住,绝大部分的训练课目后面都登记“合格”,仅有一项被标注为“良好”。

“你与成绩单上的这名同志相比,谁的成绩更好?”贾辉问。

“半斤八两,都很一般。”卯卫星回答。

“知道成绩单的主人是谁吗?”贾辉又问。

卯卫星挠了挠脑袋,心中满是疑惑。

“是庞国兴。”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后,卯卫星惊讶地说:“就是咱们连的战斗英**庞国兴?”

“没错,就是战斗英**庞国兴。想知道他是怎样完成逆袭的吗?给自己一个机会,留下来!”说着,贾辉递给卯卫星一张旧报纸复印件,上面详细记录着庞国兴新兵时期的故事。

卯卫星认真阅读起来。像是打开了一扇窗,他开始重新认识这名“熟知的英**”——

“庞国兴刚入伍时,体重才90多斤。**次投弹,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投出29米……为了赶上其他战友,庞国兴刻苦训练,摔裂了四五颗铸铁教练手榴弹,这才突破了50米大关。”

“作为班轻机**,庞国兴一开始射击成绩一直处在‘合格’和‘良好’之间。为了提高成绩,他每天趴在射击场上练习瞄准……一个夏天过去,庞国兴的脖子晒得如卡车轮胎般黑亮,他也用汗水换来了‘神**’的称号。”

“原来,英**并非天生强大,他只是比别人付出了更多的努力。”庞国兴“逆袭”的故事,让卯卫星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。从那以后,无论是清晨的训练场,还是深**的学习室,总能见到他加班加点的身影。

一年后,卯卫星开始在军事比武中获得名次,随后又被任命为“庞国兴班”副班长。在一次班务会上,卯卫星发自内心地说:“没想到一张成绩单,给自己一个读懂英**的机会,也给自己一个成长的机会。”

来源:**军网-**国防报

风雨无悔“人世间”

——山东省“十佳兵妈妈”李永香的拥军人生

■齐闯谭燕**国防报记者卢军

当年**礼现场。

人物简介:李永香,66岁,山东省泰安市上高街道办事处桑家疃村人。43年前,她毅然嫁给仅见过一面、被**生断言“能活20年就是一个奇迹”的**伤残军人刘令义。43年过去了,刘令义**得很好,看上去与健康的正常人无异。她们的一双儿**双双成长为军官,多次立功受奖。**儿刘爱林被原四总部表彰为“优秀基层干部”,所带连队被表彰为“全国军民共建社会主义**神文明先进单位”;儿子刘德超被山东省表彰为“脱贫攻坚先进个人”。她本人也被山东省、泰安市和泰山区表彰为“十佳兵妈妈”。

5月到了,康乃馨芳香四溢。

山东省泰安市火车站站前广场,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泰安市“善行义举四德榜”先进人物的事迹。这天,回乡探亲的广东省深圳市**罗湖分局民警刘爱林一走出出站口,抬眼看到大屏幕上母亲李永香的名字,不由鼻子一酸,泪水溢出了眼眶。她告诉记者,那一幅幅照片,记录着母亲风风雨雨大半生走过的路,也见证了她充满爱与热望的“人世间”。

当选山东省“十佳兵妈妈”的李永香。

43年前,她毅然嫁给生活不能自理的**伤残军人刘令义——

“他是为**负的伤,我愿意一辈子照顾他”

李永香与刘令义相识相爱的过程,线条简洁,真挚热烈。

1978年,在桑家疃村,22岁的李永香已是远近闻名的“铁姑娘”。她能歌善舞、思想先进,肯吃苦会办事,不仅是村团支部委员、****主任,还是村里的记工员、粮食保管员和宣传队员。

李家有**初长成。前来说媒的人一拨接一拨,可总不见李永香点头。李永香自己有主意。六七岁就跟着村宣传队扭着秧歌去拥军的她,心里早有一颗爱慕军人的种子。一天,李永香的**妈给她张罗了个“当兵的”,对方是从部队探亲回来的战士刘令义。

那一次相遇,让心与心靠近;那一次心动,从此改变了人生。

当**妈把瘦瘦高高、一身戎装、英俊帅气的刘令义领到家里时,两人对视的一刹那,李永香羞红了脸,低下了头。

就这样,两个年轻人相识了。这一年,刘令义23岁。

3天后,刘令义回到了千里之外的驻广东湛江某部。从此,两人靠书信寄相思。

**好的时光总是短暂。次年2月,李永香突然收到刘令义的绝交信,理由是“你文化比俺高、怕你以后跟着俺吃苦受罪”。李永香不相信这是刘令义的真实想法,回信写道:“俺不在乎,只要你人好……”

然而,信如泥牛入海,再无回音。

李永香的心渐渐凉了。

1979年4月25日,李永香永生难忘。那天,已担任村****主任兼团总支书记的李永香,正忙着走街串户宣传政策,村长交给她一封信。从原广州军区总**院寄来的这封信里说,刘令义在前线作战负了重伤,正在**院救治……

李永香恨不得插上翅膀,立刻飞到刘令义的身边。她急忙从邻居家借了一个出门用的皮**,向亲戚借了37元车费,揣上两三斤煎饼,只身登上开往广州的火车。

36个小时的路程,她没有合眼,滴水未进。

在**院长长的走廊里,李永香见到了日思**想的刘令义。“年轻英气的那个人不见了,他变得蜡黄枯瘦,肥大的病号服空荡荡的……护士搀扶着他迎面走来,甚至连腿脚都挪不动,也不会说话。因为头部受伤,颅**还没补上,头皮会随着呼吸和走路上下跳动。”提起当时的情景,李永香的心至今仍隐隐作痛。

后来,李永香才知道,那封绝交信是刘令义上战场前写的,他怕自己遭遇不测。战场上,一发**在他身边**响,刘令义倒在血泊之中。战友把他从战场上背下来时,两人的衣服都被流出的血染透了……没了呼吸的刘令义在众人的默哀中被推进了太平间。在太平间里,一名护工发现他的手指动了一下,赶忙又把他推出来。

3次开颅手术后,刘令义头部的大部分弹片被取出,并用有机玻璃替代了部分头**。人活了,可头部受到重创,刘令义失去了自理能力。**生断言:“能活20年就是一个奇迹。”

望着眼前“**”过一回的刘令义,怜爱和崇敬之情充满李永香的心。“我要嫁给他!”在病房陪护的日子,李永香的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。

转眼进入11月,桑家疃村大雪纷飞。匆匆从湛江赶回村里开结**证明的李永香,遭到家人一致反对:“你还这么年轻,难道要一辈子伺候一个病人?”“**啊,真不想让你受这种拖累……”

李永香却铁了心,流着泪说:“他是为**负的伤,我愿意一辈子照顾他!”

1979年12月26日,驻广东湛江某部营区举办了一场欢乐的**礼。新娘子是年轻漂亮的李永香,新郎官是**伤残军人刘令义。

照料刘令义的日常生活。

13年前,失联多年、同上过战场的老连队指导员见到夫**俩后,激动地说——

“做梦都没想到令义能**得这么好。谢谢弟**!”

正如家人所言,**后才是艰苦“马拉松”的开始。

南方天气炎热、空气潮湿,对刘令义康复十分不利。同时,考虑到少给部队添负担,1980年,刘令义夫**主动申请回乡疗**。

由于大脑神经受到严重损伤,刘令义变得暴躁易怒,经常因癫痫病引发休克。李永香像对待孩子一样迁就照顾他,攒下一肚子委屈,等没人时躲在被子里**哭。

1980年9月,**儿刘爱林出生。1983年7月,儿子刘德超出生,李永香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为照顾重病的丈夫和年幼的孩子,她只好辞去村干部职务。因家中缺少劳动力,一家四口人只能靠刘令义每月的伤残金和护理费生活,她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几瓣花。

然而,“意外”还是接二连三地来了。有一次,李永香背着出生不**的儿子到**院照料丈夫,为防止两岁多的**儿在家发生危险,出门前将她拴在桌子腿上,在她面前的大铁盆里还放了和好的泥巴和木头玩具。

月朗星稀。李永香忙碌一天归来,**儿躺在大铁盆里**着了,通红的脸蛋上挂满泪花,嘴角满是泥巴。看到这一幕,李永香眼泪哗地流了下来。她双膝跪地将**儿紧紧搂在怀里。她知道,**儿这是饿了,把泥巴当饭吃了。

儿子5岁那年,李永香的**溘然长逝。刘令义本来身体已有所好转,因受到刺激突然犯病。“嘭”的一声,他在父亲葬礼上直挺挺地倒地并昏迷过去,李永香吓得两腿瘫软……

生活重压,一轮接着一轮;经济拮据,如影随形。虽然政府时常发放救济,但终是杯水车薪。

为了挣钱**家,她在煤油灯下糊过火柴盒,糊1000个挣7块5毛钱;发现卖饼能挣钱,她**自己在家烙饼,白天用自行车送到宾馆;听说大蒜身价倍**,她贷款以3毛钱一斤**了一拖拉机,没黑没白地剥蒜,再卖给饭铺……

日子像一座大山,压得30岁出头的李永香喘不过气来。长期的辛劳和营**不良,让她的身体负荷达到了极限,严重贫血、颈椎病、冠心病等早早缠身。但面对虚弱的丈夫和年幼的孩子,李永香只能咬紧牙关坚持着,在田间干活时昏倒,醒来后拍打拍打泥土继续劳作。长期在**里糊火柴盒,40岁出头的她就得了白内障。

见到她如此艰辛,有人劝她:“你还年轻,干吗要把自己拴在这个残疾人身上。离开他,怎么都比现在强。”听到这些,李永香总是摇摇头:“令义是保家卫国的英**,再苦再累我也认了。”

咽下生活的苦,李永香撑起屋檐下的**火。她挣出了儿**的学杂费,也渐渐攒出了一家人的希望。

在李永香悉心照料下,刘令义伤残的病体日渐康复。2009年,刘令义与失联多年、同上过战场的老连队指导员简汝灿重新取得联系。看到曾被送进太平间的战友如今这么健康,老指导员激动地拉着两人的手流着泪说:“我做梦都没想到,令义能**得这么好。谢谢弟**!谢谢弟**!谢谢弟**!”

幸福的一家人。

这些年来,她心怀感念,从不给党和政府添麻烦,先后将一双儿**送进军营——

“不能让他们守着这个小家,要让他们接过父亲的**”

命运的站台充满了悲欢离合、雨雪风霜,但李永香始终保持着一颗善良热忱的心,像一粒种子一生向阳。

李永香担任过村干部,有文化、头脑灵活、思路清晰,而且是个热心肠,村里有什么红白喜事,都喜欢找她帮忙;邻里有什么烦心事,都爱找她倾诉。“谁都有出门忘带雨伞的时候。一定要与人为善,能帮一把就帮一把。”她经常这样告诫儿**。

李永香隔壁住着一对年迈的**媳。老太太90多岁,**也年过七旬。她们的孩子常年在外,两位老人相依为命,李永香经常主动照顾她们。虽然日子紧巴,但家里有了好吃的,李永香宁可自己不吃,也要给老人送过去。天冷了,她给老人送去棉衣棉被;逢年过节,把老人接到家中团聚。如此照料,一直坚持到两位老人安详离世。

“别人要袜子,她连鞋子都给。”**儿刘爱林清晰地记得一件往事。那是1992年10月,村里准备为“五保户”筹建敬老院,学校组织捐款。李永香得知后,把全家仅剩的20块钱分给两个孩子,叮嘱他们每人捐10块。刘爱林的班主任娘家也在桑家疃村,知道他们家日子紧巴,劝她少捐一点。李永香坚决不干:“我家里虽然穷,但还能吃上饭,把这些钱捐出去,就想让‘五保户’早日住进敬老院。”

李永香的善良不仅影响着孩子,更感动了邻里亲朋。每当她家遇到困难时,大家都会伸手帮一把。1996年,刘爱林考上泰安市卫生学校,需要一次**清9000元委培费,李永香实在拿不出来,这才向乡政府求助,申请逐年分期交纳。邻里亲朋听说后,纷纷伸出援手,把钱送到她家中。李永香分外感动,一笔一笔地记在账本上,还当面注明了偿还时间。后来,个别到期无法偿还的,她都**时间上门道歉解释。她常教育孩子:“做人要讲诚信,答应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。以后无论你们在哪里、做什么,至少要做一个诚实守信的人。”

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2002年7月,儿子刘德超参加高考时,考虑到****已特招入伍,为了毕业后能和母亲一道照顾父亲,他决定报考地方高校。李永香坚决反对,让儿子填报军校志愿。

“让两个孩子都参军,离家那么远,一点忙都帮不上你,图个啥?”面对邻里亲朋的不解,李永香淡淡一笑:“这些年**和部队给了我们很多照顾。孩子大了,不能让他们守着这个小家,要让他们接过父亲的**,到部队这个大家庭里锻炼成才!”

刘令义是幸运的,身后站着默默守护的好军**李永香。

他们的家庭是幸福的,一双儿**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,在部队表现优秀、成绩突出,双双成长为中校军官。

2009年,**儿刘爱林被任命为“深圳特区**神文明好六连”指导员。2012年,她所在的六连被表彰为“全国军民共建社会主义**神文明先进单位”。2021年7月,刘爱林被确定转业,宣布退役命令那天,她泣不成声:“我舍不得这身军装啊……”儿子刘德超先后4次荣立三等功,2021年6月,被山东省表彰为“脱贫攻坚先进个人”。

如今,儿孙承欢膝下,生活衣食无忧。李永香和刘令义对党、**和军队充满感激,他们说得**多的话是:“感谢党,感谢**,感谢军队!”

爱我所爱,无怨无悔

■李永香

我出生在20世纪50年代,打小就爱听现代京剧《沙家浜》和《智取威虎山》。从小学开始,我就参加学校宣传队,每逢春节和“八一”建军节,就跟着村里的工作队慰问军烈属。从那时起,我便对英**和解放军充满了崇拜和敬仰。后来我参演豫剧《朝阳沟》,演银环她妈,那时朦朦胧胧地想着,以后嫁人就嫁个当兵的。

见令义**眼,这个瘦瘦高高的英俊小伙就走进了我的心里。虽然他文化程度不高,但他能和我分享连队火热的生活,让我对部队更加向往。

1979年初,令义突然和我“吹灯”,直到那年4月份,部队来信说他参战负了伤,我才明白他是怕连累我。看到他负伤后的样子,我的心像被撕开了一样疼。脑子里**个念头就是:他是英**,是为**负的伤,不管成啥样,我都要照顾他一辈子。

说实话,当时我也想到过今后日子的艰难,但没有想到会这么艰难。那时,家里只有我一个劳动力,令义的伤残金、护理费,不够抚**孩子,我只能拼命打零工赚钱。好几次,实在撑不住了,甚至动过轻生的念头,可一看到令义那蜡黄的脸和嗷嗷待哺的孩子,我咬咬牙坚持了下来。

令义身体虚弱,需要补充营**,没钱买,我就**几只母鸡,每天早上给他沏一碗蛋花汤。两个孩子馋得直流口水,我就和他们说,爸爸是英**,我们要一起照顾好他。懂事的孩子从此不再和爸爸争,就连后来看电视节目都让着爸爸。

孩子长大后,我认为他们应该到部队去,像他们的父亲一样献身军营、保家卫国。**儿卫校毕业是安排工作的,而且**孩子在部队要比**孩子吃更多的苦,但我还是把她送到了部队。每次看到**儿的照片,我都心疼不已。儿子高考那年,铁了心要报考地方院校,理由是毕业了能照顾家,我就不用那么辛苦了。我坚决不同意,指着他爸爸和****的立功喜报对他说,如果大家都想着自个儿,谁来守护咱们的**?

有一段时间,**儿和儿子一个在广东、一个在辽宁,几年都不能团聚一次。看到别人家儿孙承欢膝下其乐融融,我和令义也很羡慕。为了避免触景生情,我俩尽量减少去热闹的地方,晚饭后就出去遛弯,等街上人少了再回家。2007年12月,组织上考虑到我俩年纪渐渐大了,身边需要人照顾,就将儿子从辽宁调到了山东省泰安军分区。

这些年,多亏了党和政府的关心,各类优抚措施越来越好,我们家先苦后甜,生活水平不断提高。**令我欣慰的是,两个孩子经过部队培**,都成了优秀的革命军人。

和令义结**的这43年,面对他身体的伤残、生活的窘迫,虽然有过悲伤、有过心痛、有过彷徨,却从未动摇过我对令义的爱。对于当年的选择,我无怨无悔。(谭燕整理)

本版照片由受访者提供

制图:扈硕

上一篇:战神怒吼:炮兵分队“火力全开”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德州都市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